媒体:约1.5亿人在线订餐 监管手段力不从心

媒体:约1.5亿人在线订餐  监管手段力不从心

媒体:约1.5亿人在线订餐 监管手段力不从心

制图:张芳曼
制图:张芳曼

  每到饭点,打着各家平台醒目招牌的送餐小哥骑着电动车风驰电掣,已经成为很多城市的街头一景。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近1.5亿,以31.8%的半年增长率位列今年上半年增长最快的个人互联网应用;手机端网上外卖用户规模的增长更为明显,半年增长率为40.5%,用户规模达到1.46亿。

  在网上外卖迅速火爆的同时,食品安全问题也如影随形。不久前,随着媒体再次曝光“黑餐馆”重新上线,曾经午餐基本靠网络的北京媒体人张林清,内心的小焦虑又一次被触发了。“看起来‘高大上’,谁知道吃到的是不是‘脏乱差’?”

  看不见的餐馆,如何纳入实打实的监管,着实成了摆在相关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

  部分平台瞒报资质不全的商户

  8月26日,北京市食药监局再次约谈多家网络订餐平台,继此前公布了美团外卖、百度外卖、饿了么3家网络订餐平台上60家无证店铺名单后,又通报了3个外卖平台的30家问题店铺。

  截至8月25日,北京市食药监局监测了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三大平台共5.1万商户,北京地区在线店铺的信息公示率由今年“3·15”期间的几乎为零提升到86.5%。

  《北京市网络食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规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对申请进入平台的食品经营者资质进行审查和登记,及时更新经营者身份证明、食品经营许可等资质证明材料,并在其从事经营活动的主页面醒目位置公示相关信息。对于不具备食品经营资质的经营者,不得允许其在平台开展食品经营活动。

  “从3月份开始就要求企业公示平台商户信息,最终定在7月15日前必须公布,结果外卖平台一拖再拖。”北京市食药监局食品市场监管处处长李江说,有的企业设立“阴阳账目”,给政府部门的数据和企业内部的数据不一致。部分平台为了自身利益,瞒报一些资质不全的商户。

  在约谈的头天晚上,北京市食药监局互联网监测中心整整一夜都在搜索固化平台上的信息。让人诧异的是,工作人员固化证据后没过一会儿,就发现已经有店铺开始下线了。“他们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一清二楚,普遍用自己是新兴产业不成熟、人手少、商户多等理由推脱。监管部门查一查,他们就动一动;媒体曝光哪家店,他们就下线哪家店。”李江说。

  监管手段有限,罚款震慑力度小

  “网络订餐是否安全,第三方平台能否负起责任很关键。”陕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服务监管处负责人胡改琴对记者说,“高风险区主要是小餐饮这一块。陕西省有小餐饮9万多家,在网络订餐的商家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面对网络订餐的火爆,现有的监管手段有些力不从心。

  “在突击检查中,我们各辖区食药监局(所)试图约谈辖区范围内的第三方平台子公司,但多数公司的负责人不到位。”胡改琴认为,加强对第三方平台的监管需要多部门的合力。“比如,陕西范围内的网络订餐第三方平台出现问题,但是该平台的注册地在北京,监管起来就比较困难。”

  而在网络订餐平台注册地集中的北京,情况也不容乐观。相关部门曾先后4次对美团网的开办者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先后2次对百度外卖、百度糯米的开办单位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审查许可证的行为进行查处。百度外卖平台下线了1000余家问题商户,其中北京地区286家。美团外卖平台下线9000余家问题商户,其中北京地区2000余家。饿了么外卖平台在今年“3·15”后累计下线近2200家商户。

  “我们罚款已经准备好了,来罚吧!”执法人员甚至听到有网络订餐平台如此回应。按照《食品安全法》,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审查许可证,或者未履行报告、停止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等义务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据艾瑞咨询统计,2014年我国外卖O2O市场规模为95.1亿元,2015年飞增到442.4亿元,2016年预计将达到715.8亿元。“最高20万元的罚款,根本比不了这些店铺给网络订餐平台创造的高额利润。”北京市食药监局负责人说。

  “以网管网”,深入查处违法行为

  “现代生活节奏快,少不了网络订餐,希望相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在西安一家国企工作的员工张波说。据调查,目前用户选择外卖平台最看重的因素中,餐品卫生安全保障性排名第一。

  “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的监管,必须对照其特点进行调整。”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董文勇认为,对网络订餐平台的监管,需要“以网管网”。

  “一方面,我们考虑和第三方平台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另一方面,也希望在工商、通信、公安等部门充分合作的基础上,建立有效的约谈机制。”胡改琴介绍,陕西省食药监局从今年起,对达到标准的小餐饮颁发小餐饮经营许可证,在源头上提高食品安全标准。

  目前,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开发了全国食药监系统首个互联网监测平台,同时成立了全国食品药品监管系统首个网监大队,已经开始利用高科技手段对互联网违法行为进行搜索监测,为监管部门提供了一批违法线索。

  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互联网监测中心负责人赵鑫介绍,搜索监测方法有几种:一是通过食品经营许可系统的比对,如果店铺名称不规范,就被列入可疑名单;二是对店铺的地址进行比对,例如,多个店铺使用一个地址,可能存在着无证或未在原址经营的问题;三是比对电话,未标明店铺电话信息,或者多个店铺使用一个电话号码的,可能存在一证多用的违法行为。

  北京市食药监局副局长唐云华表示,今后,北京将每周公布三大平台资质欠缺商户名录,由媒体和市民监督整改,直至平台认真履行其法定的审查公示义务为止。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点外卖时不能太贪图便宜,尽量选择知名度高、有明确地址的餐饮企业,遇到“黑外卖”要积极举报。

  本期统筹:吴 燕